2011-12-31

懷舊西餅 (Ugly!)

為了陪阿 Kate,
很勉強地請了半天假去 Mini Era Studio
學這個貴到離晒大譜又樣衰的懷舊西餅

奉勸各位真的不要學一些兩三小時可完成的課程
因為時間唔夠, 根本無可能做得到好的作品
付了差不多 HK$1,000 來學這盒垃圾!!

而且 Annie 所教的西餅整個都係用 Grace 來做,
講真, 如果我早知連 cream 也是Grace 來做, 我打死也不學
總之就係極度 "不知所謂"!!!


2011-12-25

雜貨檔

這個雜貨檔絕對可稱得上是心血結晶
做了差不多兩個月哦 ~~

整體高度少於17cm


看到老師的display有燈, 但她沒有教怎樣做,
結果自己試做, 成功了!! 連燈罩也是自製的!

 

 

 

 

    


 

2011-12-23

2011-12-17

恭賀新禧

恭喜發財!!!

  20120118_220643

IMG_3907  
 


 

錯體姫百合

這個是我學習麵粉花以來最用心,
花了最多時間做的
本來姬百合是 Mini Era Studio 舊課程的中級(一) 的花
我剛學完, 學校便轉了新課程,

而姬百合被重新編為中級(三) 的花
當時我滿心歡喜升級後可少學一種花
但 Annie竟跟我說 : "中三的姬百合是六瓣的, 要重學"
我呆在當場, 與 Kate 互望卻無言以對
現在看著這個製成品, 亦只能搖頭嘆息......




我喜歡這個作品的程度, 是想為它拍下整個製作過程,
連花樽也用心自製, 不管美不美, 我花了心血呀!


   
 
完成後, 我還幫它拍了很多照片........ 可惜呀 ~~


 
 

2011-11-30

雲吞麵檔

講真,這個作品完成後我一點也不見得高興
原因有三:

(1)牛丸顏色
我在外面見到的牛丸是灰色的,
但 Annie 教我們做的是蝦肉色的

(2)透明膠片
用來做層架的透明膠片並不算是甚麼值錢的東西,
但不知為何 Annie 給我們一些已變黃的膠片 ,
而且是零零碎碎的

(3)湯!!最離譜)
大家請仔細留意窩中的湯!!
窩中右手邊有面,但竟然連一粒丸或雲吞也沒有!!
大家知道原因是甚麼嗎?
話說第二堂,我們所有做好的食物都乾了
Annie 在堂上叫我們留下一些牛丸和麵條,
因為她要在我們離開後準備窩中的湯
(仿真水是她的秘密,從未教過我們)
但我們忘了留低牛丸我們想應該沒關係吧,
我們想 Annie 一定會發現,然後等有牛丸才做湯吧
誰知 Annie 竟然照做了湯,
因為此課程必需在三堂內完成如等我們的牛丸,
第三堂是無法令仿真水乾透
看著那已乾透的彷真水, 我們呆了!!
她竟說:沒關係,直接把牛丸放在湯上面便可以了!!!
你們有遇過這麼求其的導師嗎????!!!!
 



2011-10-26

紅掌

我是在 Mini Era Studio 學這種花的
課堂上紅掌是沒有教如何做葉
這些葉是我自己在網上找圖片作參考做的 ^^ 像嗎?

如要在 Mini Era Studio 學有葉的紅掌盆栽
則需參加 "海外旅客特別課程",
HK$800元 (好貴 ~~~ :P)


白掌 (Peace Lilies)



香雪球及馬尾草

這兩種花很容易做, 根本無需要特意上堂去學
自己動手也可以

馬尾草 :
顏色 : Mauve (Holbein Oil Color)
鐵線 : #28 (一開五)
- 鐵線先弄小勾
- 粘土部份長約 2 - 2.3cm (上濶下窄)


- 將粘土用白膠漿固定於有勾的鐵線後便可用鉸剪剪出如圖的小刺

 

這兩種花很容易做, 根本無需要特意上堂去學
自己動手也可以

馬尾草 :
顏色 : Mauve (Holbein Oil Color)
鐵線 : #28 (一開五)
- 鐵線先弄小勾
- 粘土部份長約 2 - 2.3cm (上濶下窄)
- 將粘土用白膠漿固定於有勾的鐵線後便可用鉸剪剪出如圖的小刺

2011-10-25

繡球花 (Hydrangea)

我的第一個繡球花完成了!!
 
P1020231  


這個紫色繡球花, 我做了兩個,
一個送了給一位同事, 另一個送了給一個唔想再提的人
 
2011-10-25 23.42.25  

2011-11-09 17.19.28

以下這麼多小花, 都只是足夠做一繡球花 ...... 收到我這份禮物的人, 請好好珍惜哦!

   

  

2012-01-03 09.12.43

IMG_3890  

IMG_3889

2011-09-25

格仔餅檔

在 Mini Era Studio 學這個格仔餅檔,
我真的好像沒有學到甚麼
因為蛋漿
花生醬和牛油都不是我做的!
Annie 會預先做好,不讓我知道用怎用彷真水,
這樣,一個初學者又怎可能進步?